太监,是刑余之人。虽然“那话儿”被割,但不少太监整日出入于佳丽如云的后宫,耳闻目睹皇帝和美女们的那些事儿,不可能没有一点性幻想。况且,有些太监自幼入宫,由于阉割不够彻底,尚能恢复一些性功能;还有一些太监阉割时是已婚之人,对房事有过体验,入宫后虽然失去了男根,但脑海残存性意识,仍然可以狎妓御女,与女人进行不正常的性生活。

  关于太监与女人的性生活问题,笔者查阅了大量资料,归纳起来,主要有五种。

  其一、突出将寸。

  清人唐甄在《潜书》中记载:“昔阉人魏忠贤与魏朝皆私客氏,客氏厌朝之弱而喜忠贤之强,……阉人无阳者也,客氏何分于强弱而有所好恶于其间乎?固疑之矣。尝闻人言,阉人虽阉,精气自在,其阳虽不能如常人之具形,亦稍突长。”

  唐甄还记载了他早年遇到的一件事,“一阉人死,有美妾二人,是时吾幼,从先君辟乱居于鸡山,先君有所养勇士魏兴,据死阉之财物而攘其一妾。……诸仆妇则私问之曰:尔之从太监也如夫妇矣,衾枕之间,其状若何?妾曰:太监性淫,不胜其扰。交接之际,其阳亦突出将寸。”

  此外,河间人吕辅卿在所著《河间见闻录》中说:“太监在宫闱中,常与妃嫔相通,其阉割未净者,尤能欢娱,妃嫔争相罗致。”

  【解析】以魏忠贤、魏朝等为代表的太监,由于阉割不够彻底,精气还能产生,器官还有残存,从外观上看,男根“亦稍突长”,尚具有一定的性能力。个别太监在床笫之间,男根甚至能够“突出将寸”,虽不如正常男人,但勉强可以与女人过性生活。

  其二、手抚口啮。

  清人笔记《浪迹丛谈》云:“阉人近女,每喜手抚口啮,紧张移时,至汗出即止。盖性欲至此已发泄净尽,亦变态也。”

  此外,《金瓶梅词话》第三十二回“李桂姐趋炎认女,潘金莲怀妒惊儿”中也写到了太监嫖娼之事:“……桂姐道:今日没有请那两位公公?月娘道:今日没有,昨日也只薛内相一位。那姓刘的没来。桂姐道:刘公公还好,那薛公公惯顽,把人掐拧的魂也没了。月娘道:左右是个内官家,又没什么,随他摆弄一回子就是了。桂姐道:娘且是说的好,乞他奈何的人慌。”

  【解析】有的太监虽然没有男根,但可以通过“手抚口啮”发泄性欲,直到满头大汗为止。还有的太监索性手脚并用,或“掐拧”,或“摆弄”,以此来糟践女人,从女人饥渴难耐的神情中得到另类满足。《金瓶梅词话》虽是文学描写,但也不至于完全是虚构。

  其三、借助狎具。

  《万历野获编·宦寺宣淫》记载明代太监流行使用淫具:“近日都下有一阉竖比顽,以假阳具入小唱谷道不能出,遂胀死。法官坐以抵偿,人间怪事,何所不有。”

  清人查慎行在《人海记》中记载:“帝(崇祯)每日召贵妃,妃例御凤舆,由小太监舁之而来,是日舁者却为宫婢。上问故。曰:小太监多恣肆无状。叩其实,曰:坤宁宫小太监狎宫婢,故远之耳。上色动而搜其处,获得狎具,盖宫婢各有太监为腻侣,所谓对儿也。”

  【解析】所谓“小唱”,即教坊歌妓。太监用假阳具硬塞进歌妓“谷道”(肛门)之中,出于变态心理,竟将其活活摧残致死。久居深宫的后妃、宫女们发情时,也会命太监腰间带上狎具(假阳具)充当男人,以满足个人生理欲望,太监们也以此来讨主子们的欢心。

  其四、玉茎重生。

  《万历野获编·对食》记载:“近日福建税当高策,妄谋阳具再生,为术士所惑,窃买童男脑啖之,所杀稚儿无算,则又狠而愚矣!”

  《万历野获编·食人》记载:“近日福建抽税太监采(高策),谬听方士言:食小儿脑千余,其阳道可复生如故。乃遍买童稚潜杀之。久而事彰闻,民间无肯鬻者,则令人遍往他所盗至送入。四方失儿无算,遂至激变掣回,此等俱飞天夜叉化身也。”

  皇清宫廷秘笈《宝元带》一书中记载有诸如“鹿蚕丸”、“牡狗茎散”、“千口一杯饮”等罕见的“玉茎重生方”。

分页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