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曾经自比管仲乐毅。这位乐毅实在是个牛人,他趁着苏秦间谍外交铺平的道路,一路攻下齐国临淄,又“呼吸之间攻克齐七十余城”,齐国几乎亡国,惟独莒、即墨两城不下。

火牛阵的故事

  燕军围困即墨。

  这时候,即墨城里冒出了一位满肚子鬼主意的人,名叫田单。

  田单,是战国时代的韦小宝,满肚子坏水。最初他是临淄农贸市场里的办事人员,负责记录商品交易和盖章之类的,是个不知名的人。公元前284年,临淄失陷,他随着本族的人逃到安平。当燕军进攻安平时,他让族人把车两边的车轴凸出部分锯短,以免互相碰撞,影响行动。因此在城破撤退的时候,逃难的人驾车争路,车轴互相牵挂,挤做一团,多当了俘虏。只有田单一家因为搞了这个小改革,车行灵活,得以安全撤到即墨。燕军攻打即墨,即墨大夫战死,大家就公推田单为将,让他负责守卫即墨,因为他小聪明多。

  这时候,燕昭王死了(公元前279年),新君燕惠王登位。

  燕惠王这家伙从前与乐毅“有隙”,就是feelsickathim,互相见面吐唾沫,感情上有裂痕。他想拿掉乐毅。这时候,田单派人到燕国来嚷嚷:“乐毅以伐齐为名,迁延战机,在即墨城踯躅不进,实欲拥兵自立为齐王啊!!!”

  经田单这么一喊,燕国满大街都知道了。燕惠王呸呸地连吐唾沫,朝着想象中乐毅的脸。于是,燕惠王派笨蛋“骑劫”为将,直赴前敌,临阵替代乐毅。

  针对无能之辈“骑劫”的到来,田单搞了一系列诡诈计谋来忽悠自己的人和敌人:

  一、田单下令城中百姓吃饭前必须在庭院中用食物祭祀祖先,从而引来铺天盖地的飞鸟,上下飞舞于即墨城上。城外燕国人看了,以为上帝垂下了自己的“铁布衫”罩着即墨,惊诧万状。

  二、田单就找了一个“海公公”,让他扮演神主,对之极其恭敬,每对即墨人下令,都矫用神主旨意,以加强命令的权威性。

  三、田单巧妙地利用间谍把假信息传给燕军,说齐人最怕挖祖坟,促使燕军在城外大施暴行:把齐人的坟墓掘开,焚烧墓中的死人,又把齐军俘虏和降卒的鼻子都割去,高兴得城外的蚂蚁们纷纷举着鼻子游行。即墨军民见此情形,无不切齿扼腕,涕泣求战,怒自十倍,欲与燕军决一死战。

  曾经称霸的齐国人是有志气的,不食嗟来之食的故事,就是齐国人的写照。终于,在一个漆黑不见手指的夜晚,即墨城墙底部事先凿开的一列数十个洞穴,突然一并爆炸,从中冲出一千余头“火牛”:牛角绑着利刃,牛尾巴绑着浸蘸了灯油的柴苇,牛身披着五彩龙纹的红绢(齐国盛产丝绢)。千余头火牛狂奔而出,仿佛火龙一样(这牛屁股着火了,自己能不牛急嘛!)。

  五千壮士跟随火牛,杀声震地。城中老弱也敲击铜器,鼓噪呐喊,声动天地。燕军睡眼朦胧,拎着兵器光膀子作战,眼见无数蛟龙冲来,寒光闪闪,直掘人腹。燕军惊骇莫名,猝不及防,胸洞腹穿,张皇大乱,自相践踏,一败涂地,主将骑劫死于乱军之中。

  田单遂追亡逐北,势如破竹,尽复齐国七十余城。田单挽狂澜于既倒,复齐国之社稷,逞布衣之英能,被齐闵王的儿子齐襄王,封为安平君,授相国印,执齐国之政,真不错啊。

分页: